未分类

名优馆ios网页版

/

可若不是这尸骨,那所谓的信物,又能是什么东西?

林昊皱起眉头,但立马又想起来之前那守关尊者,也就是那假的狐青丘所说的话来。

那白衣男子说过,他也是妖体,所以应该能够很轻松就感应到信物!

既然如此……

林昊双眸之中逐渐化作妖异的蓝色,妖体体质之下,他对于妖气有着极强的感应能力,但凡是具有妖气,或是跟妖物有渊源的东西,都逃不过他的法眼!

而也就是妖体神识展开之时,林昊忽然发现,在这尊巨大的九尾狐骸骨之上,在骸骨最高处的脊背上,赫然有着一个,不输于这具骸骨的东西。

那是?

林昊立刻腾身朝着骸骨脊背之上的东西飞掠过去,很快,他就飞临那个地方,却见这里赫然有着一座祭台!

就在九尾狐尸骸的脊背脊骨上,竟然砌着一座天圆地方的三层祭台!

第一层为方形,黄土之色,其中掺杂着一些黑色的石砖,象征着无尽广远,没有尽头的大地,而那黑色石砖,便是象征着江河湖海。

第二层为圆形,白色,纯净的洁白,如同白玉,象征广阔的长天。

而在最上边的第三层,则是一个……青色的小丘。

倩影薄纱美女洱海续清纯写真

小丘顶端,便是一方摆放供品的石桌台案,只是这石桌上却什么贡品都没有。

桌子上只有两样物品,一样,是一方牌位,牌位上篆刻的古字十分清晰,林昊只需要简单辨认,便认出了这些古字。

“星空天极宗,仙道太上,狐族圣天尊狐青丘之仙位灵牌!”

在这一排字的下方,竟然还篆刻着两行小字:“谨做后人供奉之用。”

以及:“狐圣天尊复生,仙位灵牌自毁。”

“圣天尊?”林昊怔怔望着牌位上的这几个字,相比起其他的字眼,这整个牌位之上,能够吸引他目光的,唯有两个词语。

一个是,圣天尊!

另一个,便是“复生”二字!

难道说,这位星空天极宗的第四大太上长老,将会有一日,重生于世间??

另外,圣天尊又是什么东西?

是一种称呼?一种称号?还是……一种修为境界??

林昊有些茫然,盖因为这一切东西,都距离他太过遥远了!

不要说这圣天尊三个字,便是长生界,他都是来到这仙藏古界之后,才第一次听说!!

而若这圣天尊是一种境界的话,那这种修为境界,相比起问道至尊……圣天尊应当是更高的境界吧!

恐怕那是连问道至尊,都难以企及,不敢想象的境界!!

林昊涌起一种叹为观止之感,许久之后才轻吐出一口浊气,看向了这方供桌上的另一件物品。

这一件物品,不对,应该说,这只是半件物品!

因为这东西赫然从中间被人掰开了,此时留在这供桌上的,只有一半!

这乃是一张面具,一张狐脸面具,但却被人从中间断开,只余下一只眼睛和半张脸,至于另一只眼睛和整个鼻子,都已经被人拿走,不知所踪。

林昊一阵狐疑,伸手将这半张面具拿到了手里。而也就在他拿起这狐脸面具之时,忽然,他腿弯处有些瘙痒,低头一看,就见赫然是那只九尾狐狸,此时竟然跑到了他身边,正用尾巴蹭着他双腿,而后就见这狐狸忽然

一闪,一下子飞入了他夹在臂弯里的那副画卷之中。

林昊急忙打开画卷,就见这画卷又变成了之前的模样,画卷中的九尾狐虽然仍旧是栩栩如生,但却没有跳出来时那般灵动了。

好像这狐狸是完成了任务,所以才回到了这画卷之内。

莫非,这半张狐脸面具,就是所谓的过关信物?

林昊重新拿起桌案上的那半张狐脸面具。

这一次,也不知是不是触发了什么禁制,就在他手指刚刚触碰到这张狐脸面具之时,忽然的,林昊眼前的景色猛地一变!

原本的桌案和祭台,以及狐青丘的巨大尸骨以及海底洞窟,都刹那间消失不见!

林昊直觉脑袋一阵眩晕,而等到他恢复过来,便骇然的发现,他赫然已经身处天澜海的海面上!

只不过此时,他身下的天澜海,显然已经不是那座死去的天澜海。此时他脚下的这座天澜海,充满了活性气息以及浓郁的仙灵之气,透过清澈的海水碧波,几乎能够清晰看到,海水之下有各式各样的吞吐着仙灵气的海鱼虾蟹,乃至是修

炼出了半个人身的海妖,全部都在这天澜海内,畅游逸动。

“这里……我是被传送了出来?”

“还是,进入了某种幻境?”

林昊茫然的看着四周的海面,因为此时这座海洋给他的感觉,已经完全不似他进入青丘古墓时,所看到的那片死去的汪洋。

若说他现在就是身处在真实的世界之中,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伟力,才能将一座死去的海洋,死而复生??

不过很快,他就得到了答案。

几乎他刚刚喃喃自语结束,他的身后,就立刻传来一道清脆飘逸的洒脱之声。

“这里是本座的传道之地!”

林昊急忙看向身后,就见他身后,不知何时竟然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的男子,这白衣男子跟他在海底宫殿第三层见到的白衣男子,简直长得一模一样。

但是林昊知道,这是两个人,他们并非同一人!

此刻站在他跟前的这名白衣男子,虽然同样长得妖娆,看上去几乎比女人还要美,但是一身白袍飘逸,只给人一种俊美洒脱之感,并无半分魅惑。

此时这白衣男子正目光缥缈的望着他,一时间让林昊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是在看他,还是在看其他的什么东西。

但是显然,这白衣男子是在跟他说话的。

“是……就是真正的狐青丘?”

“无礼!”

“本座的名讳,也是能够直呼的么?”

白衣男子有些不悦的扫了林昊一眼,“可叫我青狐天尊。”“既入了我天宗的试炼荒土,那便是与我天宗沾上了因果,冥冥之中,可为我天宗弟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