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快猫最新破解版apk

/

和王轶花坐在一起聊天,夏建顿时觉得浑身轻松,没有了往日的哪种烦躁。他敞开了心扉,轻声的对王轶花叙说着积压在心中的种种不快。

王轶花非常耐心的听着,还时不时的给夏建解说两句。她的话如同一股清泉,慢慢的流进了夏建的心里。不知不觉中夏建竟然睡了过去,而且睡的特别香甜。

王轶花轻轻的站了起来,她去卧室抱了一床毛毯,轻轻的盖在了夏建的身上。她唯恐惊动了夏建,所以连下楼的时她几乎是蹑手蹑脚的样子。

正在打扫一楼卫生的保姆忽然看到王轶花下了楼,她刚要张口说话。王轶花便两步走了过来,她非常小声的说:“夏总太累了,和我说话时就睡着了。动作轻一点,去买点好菜回来,今天中午就留夏总在我们这儿吃饭了。这房间很干净,今天就不要再打扫了”

保姆点了点头,便转身走了。王轶花长叹了一口气,她轻轻的坐在了一楼客厅里的沙发上。

再说温泉度假村。李娅和林微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,李娅便对林微说:“咱们俩去找夏总到外面走走,说是出来疗养,但总不能长时间呆在房间里吧?”

林微想了想说:“行!其实夏总也是好动之人,咱们现在就去找他”

两人换了套衣服和鞋子,便来找夏建。李娅先是敲了两下门,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,于是她便拿出了阮玲娜特意给她的哪张房卡一刷走了进去。

可是房间里那有夏建的影子。李娅一边喊着,一边还轻轻的推开了洗手间的房门。可是一切如旧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李娅和林微的脸色变了,林微一头雾水的自言自语道:“他能去哪儿呢!不是和我们一起回的房吗?”

“这下麻烦大了,王总让我们两个人照看他,这看来看去还让他给跑了”

李娅说着,赶紧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给夏建打了个电话。可夏建的手机竟然关机了,这让李娅不由得紧张了起来。

嫩模内衣私房

恰好就在这个时候,阮玲娜从外面走了进来,她笑着说:“问问夏总,今天中午想吃什么?我们就按他的胃口去做”

“人都不在了,还问什么?哎!赶紧帮忙查一查,看夏总去了哪里?”

李娅有点紧张的对阮玲娜说道。

阮玲娜一听夏建不见了,她难免有点胆怕。因为夏建这次到她这里来疗养,说白了更多的是躲避,那躲避什么呢?关婷娜给她多少透露了一点,所以她能不紧张吗?

“们跟我来吧!我让人马上调取监控录相,看夏建有没有出度假村”

阮玲娜一边说着,一边拿起对讲机呼叫了起来。他让各个门口值班的保安去她的办公室。

气氛一下子被夏建的忽然不见弄得紧张了起来,最关键的问题是他把手机关了机,这就是大家最担心的问题。

林微和李娅跟着阮玲娜到了她的办公室,几个值班的保安早在哪里候着问话。值后门的保安是新来的,他支支吾吾半天,说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从后门出去了。

阮玲娜一听当场就发了火,她让监控室调取后门的监控录相一看还真是夏建,而且还看到他上了去青山县的公交车。

一看是夏建自己走的,这三个人才稍稍安心了一点。

林微长出了一口气说:“只要夏总是安全的,这事就好办了不少。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夏总是去了什么地方,他这是故意关的机,就是不想让我们去打扰他,所以说他自己不回来我们想找到他比较困难。大家看这事怎么办?”

李娅长出了一口气说:“这次出来时,王总特意交待让我保护好夏总的安全,可是我都不在他的身边,这怎么保护?这事如果真让王总知道了,她肯定会骂死我”

“这个还真不怪们俩,要怪就怪我的安全措施没有做好。如果门卫认出夏总不让他出去,或者及时的报告给我,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。这样吧!我把这事汇报给关总,由她来定夺吧!”

阮玲娜不亏是当经理的,她一边说着,一边立马给关婷娜打了电话。关婷娜一听夏建关掉手机从后门溜走这件事后,她当场并没有发火,而是想了想对阮玲娜说:“打电话问一下唐娜,如果唐娜说她没有见到夏总,就让唐娜帮忙替问问王轶花,如果人在就可以。们不用去管,他会自己回来”

阮玲娜一挂上电话,便给唐娜打了过去,可是让她非常失望的是唐娜说她并没看见夏建,不过她倒是可以问问她表姐。

挂上电话唐娜电话的这几分钟时间里,这三个人都很紧张。万一夏建出点啥事,她们三人还真有脱不开的关系。

很快,唐娜的电话打了过来,她大电话中笑着说:“大家不要担心了,夏总在我表姐哪里。他就特意关掉电话,不让们去打扰他。放心好了,在我表姐哪里是安全的。他要回来时,肯定会给们电话”

唐娜这样一说,这三个女人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李娅更是着急,她有点急切的对阮玲娜说:“夏总去的地方应该知道,就带我过去吧!我守在外面不进去就是”

“好了!我们还是等夏总电话吧!只要他安全没事就好。如果我们打扰到了他,他肯定会生气的”

林微安慰着李娅,把她拉着离开了阮玲娜的办公室。

临近中午时,躺在王轶花家沙发上的夏建这才睁开了眼睛。他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他对面笑盈盈的王轶花。

夏建翻身而起,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:“哎呀!我怎么睡着了?应该叫叫我”

“这是心累,到了我这里便放松了下来。看睡的这么香,我怎么忍心叫醒。刚才说的很对,这世上想要得到了东西太多,想的越多,得到的越多就会越累。我也就是这样的例子,只不过我能及时放下,所以现在的我活的挺悠闲。”

王轶花说着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夏建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,其实他心里在想,我这辈子恐怕是学不会放下了,因为他想的是大事,是大家。

中午的饭并不丰盛,倒是精致。全是一些素菜,还有一些家常小吃。不过夏建吃的倒是非常的开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