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菲姬app

/

“少爷,就是这个人吧?”

阿狗的脸上带着骄傲的神情,像是在领功一样。

听见此话,施攀峰点了点头。

他对陈平的印象非常深刻,那位绝世神医一定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极为朴素的男人。

就当他正准备下车和对方打招呼的时候,突然看到不远处钻出来了一个气焰嚣张的妇女。

这妇女虽然穿着打扮很奢华,可脸上却带着极其凶狠恶毒的神情。

“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,赶紧滚!”

她在一旁抓出一个行李箱,甩到陈平跟前。

“我已经向民政署预约了,明天们就去离婚!”

“王少爷一会儿就要搬进来了!赶紧给我滚!”

杨桂兰骂骂咧咧的说着,她为了能够讨好王真详,甚至提出了要让对方趁早搬进来的提议。

虽说王真详很看不起这个普普通通的破烂小院,可以想到能够提早一亲芳泽,他便迫不及待的答应了下来。

活力美女柚子

“什么!?”

丈母娘的这一番话,让陈平有些不解。

他可做梦都没想到,对方会提出让王真详那个家伙提前搬进来住的要求。

“没听错,赶紧滚出去吧,今天我就要住进来了。”

“对了,我可不喜欢那个女儿,带着的女儿给我滚蛋,不要影响了今晚我的春宵一夜。”

王真详从一旁走来,他的脸上戴着猖狂的笑容。

一想到今晚能够一亲女神芳泽,王真详的心头都激动的有些颤抖了。

“这样的废物是满足不了这样极品的女神的,不论哪一方面。”

说到这里王真详嘿嘿一笑,挑衅的从陈平旁边走过,甚至故意撞了陈平的肩膀一下。

他的身高不过一米七出头,脑袋刚好到达陈平的肩膀,看上去并没有霸气十足的挑衅的意思,反而还显得有些猥琐。

施攀峰在一旁看到这一幕,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笑容。

他正愁不知道怎么去搭讪呢,现在看来上天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极好的机会。

就当陈平想开口阻止对方的时候,突然,“从天而降”一个年轻小伙。

陈平定睛一看,正是今天在药房看到那个小神医。

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对方,也不知道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的。

“是什么人?干嘛住进别人家里?”

施攀峰露出了不悦的神情,直接推了王真详一把。

施攀峰虽然才十六岁,可身高已经达到了一米八,站在王真详的面前,像是一个彪形大汉般。

王真详也没想到突然有人出来推自己,他一个没站稳,摔倒在地,直接一屁股坐在一坨狗粑粑上。

“靠!”

他愤怒的大喊一声,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。

王真详愤然地盯着施攀峰,虽然觉得对方有些眼熟,可火气上来了,他才不管对方是谁。

“他娘的是什么意思?”

王真详闻着身上传来的恶臭,气得浑身发颤。

“没想到,陈平,这个废物还找了个帮手?呵呵,找一个帮手算得上什么?真以为老子是吃素的吗?”

他怒骂着陈平,从脏兮兮的口袋中摸出手机,拨打了一个神秘的号码。

“老子今天就找人弄!”

“要是有种就在这里站着,别走!”

王真详看到陈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忍不住开口威胁,他就怕陈平提前跑了。

“放心吧,我们绝对不会走,我倒要看看想要把老子怎么样!”

施攀峰也跟着对方对骂。

虽说施攀峰出生于顶级家族,是医药世家,可再怎么说,他不过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,还是有些叛逆的少年心性的。

对方想要威胁自己,那他的下场就一定要惨!

杨桂兰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,她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一个少年将王少爷推倒!

“!竟然还找人来欺负王少爷?”

杨桂兰扭头怒骂着陈平,她已经认定了施攀峰是陈平找来的帮手。

听到这话陈平有些无语。

这家伙可真不是自己找来的。

看到杨桂兰怒气冲冲的辱骂陈平,施攀峰嘿嘿一笑,带着陈平朝着旁边走去。

“哥们儿,我够意思吧?”

施攀峰得意的拍了拍胸口,像是在邀功一般。

“我就知道肯定不愿意亲自动手解决那个傻批,所以我主动帮把这事儿给揽下来了!”

“还有那个泼妇,需不需要我帮处理了?”

陈平看到对方露出天真无邪的眼神,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。

“那个被称作泼妇的女人,是我的丈母娘。”

陈平淡定的解释了一句。

听到这话,施攀峰的脸色变得飞快。

“这?”

他尴尬的挠了挠头,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着这样的关系。

早知道自己就先调查了陈平的身份信息再来了!

他一心想着要找这个人去给自己的爷爷治病,压根就没有去调查对方的身份信息,急匆匆的就赶了过来。

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可是出了名的小神医,来找我有什么事儿?”

陈平淡然一笑,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看到陈平如此直爽,施攀峰也觉得很满意,他就喜欢和直爽的人打交道。

“的药方很管用,应该是一个隐世神医吧?我想请给我爷爷看病。”

施攀峰的脸上带着诚恳的笑容,期待的看着陈平。

陈平面露尴尬之色。

他还真不是什么神医。

“其实我并不是什么神医,我开个药方来治的病,也是因为我有个朋友刚好有的症状……”

陈平开口解释着,可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施攀峰打断了。

“我知道您肯定是神医,有着极其高超的技术,千万别谦虚!”

“我们家非常的有诚意,我们家愿意拿出一部功法,作为治好我爷爷的报酬。”

话音刚落,陈平的脸上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如此的大方。

他知道在元气刚复苏的世界中,功法是很重要的东西。

比如那个嚣张至极的王真详家里,就是得到了一部普通的功法,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一跃而起,变成了极其强大的家族。

甚至现在都能够在临城排上号!

他们何德何能?

由此可见,功法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极其重要。

对方竟然能够拿出多余的功法来作为报酬,陈平对施攀峰的身份也有了一些猜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