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樱桃视频2O2O

/

三个人跑步进了龙珠的办公室,一进去,龙珠便掏出个小本子,迅的找到夏建的电话号码,便拨了过去。81

电话是通了,可就是无人接听,打着电话的龙珠,一遍又一遍不胜其烦,她的额头开始冒出了汗珠。手机已通,无人接听,这肯定有问题。

“报案吧!我怎么感觉不对“龙珠放下电话,果断的对方芳说道。

方芳摇了摇头,便抓起了桌上的电话,电话一通,方芳先是示意黑娃把办公室的门关紧了,她这才说:“喂你好肖总!我是方芳,我们今天来a号标地的路上,遇到了点小麻烦,等处理完时,夏总不见了“

“什么?你是说夏建不见了?“电话里的老肖,明显听得出他非常的震惊。

方芳长出了一口气说:“是的,是在一条小路上,路两边的蒿草很深,但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,我觉得夏建是被人绑架了“

“别胡想,我马上就到,你们在他失踪的地方等我,不要让其他人坏破哪里的现场,明白吗“老肖说完,咣当一声挂上了电话。

方芳一头的雾水,这肖总不让破坏现场,难道他要报案?

就在这时,门外的小广场上,开始有人大喊了起来:“这创业集团是什么意思?把我们弄到这儿来,坐了快一个上午了,连老总的人影都没见到,这能说明他们有诚意吗?“

“不能,这是瞎胡弄我们“有人跟着喊了起来。

龙珠一拍桌子说:“我明白了,这是有人故意捣乱,不让夏总来这儿,完了又派人在这儿闹事,想的美!陈经理,立马把所有的安保人员调过来,造点声势,我们可以先给村民过年礼品,把时间往后拖一拖“

“好吧!你在这儿忙,我去刚才夏总不见了的地方等肖总她们“方芳说完,便出门开着宝马车走了。

花季少女笑容璀璨酒窝可爱

一会儿的时间,黑娃调动的保安人员部到位,一百多号人,往广场四周一站,整齐划一的服装,训练有素的站姿,场上的声音立马小了很多。

龙珠一登台,先讲了两句,便让大家排队领票,开始派礼品,这样一弄,刚才的几个人便失去了喊叫的意义,大家都忙着领自己的礼品去了,谁还在乎他们喊什么。

方芳站在宝马车前,心急如焚,她就想不明白了,夏建怎么会忽然失踪,难道真像哪封信上说的一样,有人对他下手了。

方芳几乎是数着秒,把时间一点一点的等过去的,还好有张三桂开车,老肖她们来的还算是很快。从车上下来的,除了老肖以外,王琳也来了,更让方芳不解的是,老肖还把小黑也一起带了过来。

“肖总,对不起,这事我大意了”方芳慌忙迎了上去,一脸歉意的说道。

老肖摇了摇头说:“没事,这事不怪你,你把情况详细给我说一遍“

方芳点了点头,便把她怎么遭遇碰瓷的事,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。老肖点了点头,便牵着小黑在路边一阵狂嗅。

忽然,小黑大叫了两声,便窜进了草丛之中,方芳这才恍惚大悟。

小黑在前边边嗅边跑,众人跟在后面。穿过两块荒地,爬上一个小山包,再下去一拐,一条干涸的渠道,顺着这条渠往上跑了五十米的样子,小黑忽然停了下来。

跟在后面的众人,心里无比紧张,是不是线索到了这里断了。方芳跑在最前面,她轻轻的走过去一看,就在渠道旁边,有好多只零乱的脚印,看来是这些人在这儿稍停了一下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黑娃已带着十多个副武装的安保人员跑上来支援,这让大家很受鼓舞。小黑在众人的紧张关切下,忽然朝左边的一个小山包跑去。

方芳和黑娃等几个年轻人,放开了步子追了上去,小山包的后面,是一个较为隐蔽的废弃了的瓦窑,瓦窑的门口,还装上了小木门,小黑便在这儿停了下来,前爪爬在木门上,朝里面直叫。

黑娃一步当先,抬起一脚,木门啪的一声,倒在了地上,他第一个冲了进去,方芳第二,动作同样的迅。

瓦窑内,靠近墙角的地方,有一个人头上套着个黑袋子,双手绑在身后,双脚也被绑了起来,他不停的在地上扭动着身子,可无奈绳子绑的太紧,他无法起身。

方芳借着微弱的光线,看了一眼,便对黑娃说:“是夏总,快点上“两个人便扑了过去,后面进来的几个保安人员,便散成了一个圈,慢慢的朝后面搜索了过去。

夏建头上的袋子,一下被方芳扯了下来,睁开眼的夏建,慢慢的适应了一下,一看是方芳和黑娃,便大声说:“快解开我手上的绳子“

有点被吓着了的方芳,这才回过神来,慌忙动手,和黑娃两人,一同解开了夏建身上的绳子,看着两手的鲜血,夏建骂了一句:“王八羔子,下手挺重的嘛!“

就在这个时候,老肖和王琳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。

“人没事吧!“老肖一看到夏建,便急切的问道。

夏建呵呵一笑说:“没事,就是把手磨破了,小菜一碟“

“夏总,要不我背你过去“张三桂抢到众人前面,一弯腰说。

夏建推了他一把,笑着说:“大家都走吧!我又没受伤“众人看夏建笑的还是那样开心,这才都放下了心,几个人一起回到了小路上,方芳从车里赶快拿出小医药箱,给夏建的手上做了简单的处理,其实也就是蹭破了几块皮。

“肖总,这有点欺人太甚,我们是不是报警,今天要不是小黑,这问题可就大了”王琳气鼓鼓的对老肖说道。

老肖摇了摇头说:“不用,今天这事不许声张,他们这样做,只不过是想让夏建不能如期参加今天的互动活动而已,借此再在现场闹点事,把我们的声誉搞臭,我们就偏不上她们这个当”

夏建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说:“时间还能来的及,大家都散了吧!这儿不是议事的地方”夏建说完,率先上了方芳的车。

王琳看了一眼黑娃说:“从今天起,夏总的车上,必须有两个人在车上,这段时间,你把手头上的事交给下面的人去做,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夏总的人身安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”黑娃应了一声,给一起的交待了几句,便上了夏建的车。

活动现场,礼物派送马上就要结束了,龙珠的心里七上八下,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应付哪些业主,按理说,她解释一下问题不会太大,可偏偏在这些人里面,就有人在挑拨,所以她说的话,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。

眼看十二点钟了,这可是她给人家答应的最后期限,如果夏建再不现身,哪些个人非跳出来闹事不可,虽然说有这么多的安保人员在现场值勤,可这么一闹,声誉肯定就坏了。

忽然,一声汽车的急刹声,一辆黑色的宝马车嘎吱一声,停在了舞台后面,就见黑娃率先跳下了车,一把拉开了车门,夏建走了出来,不过他的双手,戴着一幅有花纹的蕾丝边手套,龙珠眼尖,一眼就看出,这是女人的手套。

夏建在方芳和黑娃的左右相伴下,缓缓走上了舞台,正在呆的龙珠,这才回过神来,对着话筒,大声的喊道:“创业集团执行总经理,夏总到,请大家给予热烈掌声”

台下顿时掌声如雷,尤其是附近几个村的村民,有好多人都想见见这位年轻的总经理,龙珠的话音刚一落下,便有些年龄大的老人,离坐跑到了台前,场面一阵混乱。

好在保安人员及时出动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让大家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眼前的这一幕,让夏建十分感动,他只不过是用良心做了一件公平的事,没想到这些村民们会对他这样感激不尽。

夏建的讲话,简短而又激昂,一下把场的气氛带到了,在互动环节,忽然有几个扛着摄相机的人,跳上了舞台。

一位手里拿着话筒的女人,笑着对夏建说:“不好意思夏总,我们这样做,有点唐突,但我们实在是想采访你一下”

夏建不由得眉头一皱,他们这次活动,根本没有邀请各大媒体及官方人士,怎么临时会有人跑上台来采访,这有点做秀的样子,夏建心里十分的不爽。

龙珠一步跨了过去,问道:“你们是哪个单位的?我们好像没有邀请任何的媒体单位,所以还是请各位回去吧!我们老总不接受任何的采访”

举着话筒的女人,微微一笑说:“我们是富川市电视台的,有人爆料说你们这里欺骗消费者,今天会有人在这里维权,我们是冲着这个来的,没想到这事情好像并不是这样的,所以临时决定,还是采访一下你们老总吧!”

龙珠一听,有点难为的看了一眼夏建,她知道,媒体最好是不要得罪,尤其是她们搞商业的,这个好的评价,有时候用钱也难买到。

夏建稍犹豫了一下说:“好吧!我给你们采访时间,但不是现在,等这边活动一结束,我马上接受你们的采访,多长时间由你们来定”

电视台的一听,这才退了下去。

都中午一点多了,可场上的人还是那么的多,夏建好不容易把整个互动环节搞完了,就让龙珠赶快上演艺公司的节目,他才得以脱身。

“走,回公司“夏建给方芳说了一声。

夏建刚一钻进车里,黑娃也挤了起来,夏建一愣,他似乎明白了过来。